您的位置 首页 NBA

梁小冬

梁小冬

“很遗憾”

去世前半个月,梁小冬曾对一位到北京采访的湖南记者说,“说实话,我在永州干得会更舒服些。”

那次调职,是梁小冬职业生涯最后一次改变。2008年,时任湖南省举重管理中心主任周均甫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免职,省体育局急需一位熟悉举重的人接管此职。已经当了5年永州梁小冬市体育局局长的梁小冬临危受命。

梁冠男记得,在家里的时候,父亲也为这次平级调动矛盾过一阵,毕竟举重管理中心主任要承担更多全运会、奥运会的争金任务,留在永州则要轻松许多。

1982年,从湖南师大体育系毕业的梁小冬,被分配到永州市江永县体委。在当年这个只有25万人口的山区小县,惟一的体育设施是一个破旧的篮球场。游泳运动员出身的梁小冬不得不改行做举重教练——毕竟举重只需要一副杠铃、一块场地。

梁小冬的父亲是当时的江永县体委副主任,这似乎为他提供了一些“便利”——江永县体校腾出一间破旧的瓦房,让他组建全县第一支业余举重队。

那几年,举国体制下的中国举重在世界赛场初露锋芒:1979年,吴数德在第33届世界举重锦标赛为中国赢得了第一个举重世界冠军。5年后的洛杉矶奥运会,曾国强为中国夺得第一个奥运会举重冠军。

当年的梁小冬意识极为超前,1987年第一届世界女子举重锦标赛之前,他就开始招收女子举重运动员,其中就有后来的女子举重世锦赛冠军廖素萍。

在县体校的5年里,由于没有专业的“训练馆”,梁小冬在地上挖了两个坑,垫上木头,然后拿着铁棍和水泥自制的“杠铃”,带着队员们站在上面一遍一遍做动作。

廖素萍至今记得,“杠铃”摔在地上,铁棍会发出刺耳的声响。有时候杠铃摔断了,梁小冬就自己跑去找电焊工修理。体校没有食堂,梁小冬就让妻子余小英每天为学生们做饭。

在梁死后,他的另一位学生墨慧玉总会想起当年的另一幅画面:一次去山东比赛回来,举重队买不到火车票,梁小冬带着小运动员,钻到火车座椅下,“躺着”回到了湖南。

对于当年的那些基层教练来说,小队员是他们的宝贝、他们的梦想,甚至是他们的赌注。有的教练花上六七年培养一拨运动员,却没有一个“能出来”,只能再花六七年重新来过。——而“能出来”的标志,唯有奖牌。

对于训练,“自学成才”的梁小冬似乎很有一套。从1986年的湖南省运动会开始,他带领的举重队连续15年获得团体冠军。这位“业余教练”也从1986年那次省运会一战成名,先后出任零陵地区体校举重教练、永州举重队教练。当时省里的专业教练一直不服气:“怎么让一个外行人赢了我们!”

乐茂盛一直觉得梁小冬是自己的伯乐。1988年,梁小冬把“当时连杠铃都不怎么会举”的乐茂盛招到了永州,并用了一年时间把他推荐到了省队。1997年,乐茂盛夺得第八届全运会男子举重59公斤级冠军,从而一“举”成名。两年后,他又在世锦赛折桂,开始了在62公斤级挺举项目上近十年的称雄。

不过,2000年后的乐茂盛更像个悲情英雄。在被外界看好的情况下,乐茂盛在悉尼和雅典奥运会上两次与金牌失之交臂。“当时从上到下都说‘乐茂盛必须拿冠军’。”梁小冬死后,乐茂盛甚至会懊悔,“拿到就好了,拿到了我们梁老师就不会去(北京),就不会死了。”

现在,乐茂盛负责湖南举重队的产业开发。为了给并不受广告商重视的举重项目拉赞助,这位当年的世界冠军不得不拉下面子,“把老板陪高兴了,人家才给你点儿钱。”另一个让人慨叹的是,在如今的湖南举重队,一位世界顶级举重运动员的月工资,还不如某羽毛球明星一场比赛的出场费——“拿金牌”成了他们运动员生涯惟一的出路。

在梁小冬的女儿梁冠男的印象里,对于当年乐茂盛与金牌的失之交臂,父亲似乎没对自己说过“一定要拿奥运金牌”之类的话。她记得,乐茂盛输掉那两场比赛的时候,梁小东只说了一句:“很遗憾”。尽管如此,在2月1日长沙的梁小冬追悼会上,湖南人还是挂起了一幅挽言:“英伦金牌祭小冬”。

本刊记者 刘洋(微博)硕 张蕾 发自湖南、北京


关于更多梁小冬内容,可以收藏本网页。seo公司 名将忆梁小冬去世前夜懊悔未为其夺奥运金牌

关于作者: qiuhuang

热门文章